一切開始的起源

讓我開始接觸部落的是無名、而現在則是......

【イナゴ】I LOVE YOU, I MISS YOU 【聖虎(?)】

今天是10/11日,也就是豪炎寺&虎丸的日子w((####

很難得打文的我,今天居然打出了一篇文!!真是嚇死我了wwww

總感覺自己好像有崩壞角色的形象,不像請不要打我喔XDDDD

接下來就來看看文吧!!!((趕緊先迴避####


【イナゴ】

【CP向】冷門向聖虎(豪虎)

【題名】I LOVE YOU, I MISS YOU
  夜晚的寧靜轉化成黎明的鳥鳴,躺在床上安祥的閉著雙眼,享受著一點一滴的寧靜時光,但是明顯的發現是沒有睡著的,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太陽也漸漸的升起,聽見了第一聲清脆的鳥鳴聲卻依然無法將他抓離自己的思想,躺在床上的人面帶著微笑。
  緩緩張開眼睛卻不見要起床的樣子,面向身旁笑了一下,稍微翻身了下後稍微起來坐在床上,伸手輕拂了下自己的臉頰,泛紅的臉頰帶著些許的熱度,不是感冒、不因為熱,只是因為想起了那時候的點點滴滴。

 「永遠都分不開了,對吧?」

**********************************

 「前輩-!!」

  一名男孩奔向了另一名手上正拿著黑白相間的足球的男孩,奔跑的男孩看起來年約不到十四歲,帶著深藍色的刺蝟短髮且有著深藍色的眼瞳,另一名拿著足球的男孩則是淺黃色的衝刺頭,年齡大約十四歲,停下了腳步望向身後的小男孩。

 「虎丸?你不是已經先去球場了嗎?怎麼會在這裡?」拿著足球的男孩有些吃驚的望著正奔向自己的小男孩並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

 「是阿-,不過因為到球場沒有看到豪炎寺前輩的關係,所以就溜出來找你了-。」虎丸望著豪炎寺的臉,笑的相當燦爛,可以說跟陽光一樣,在對方面前總是蹦蹦跳跳的。

 「…唉,真是的。」豪炎寺稍微愣了下後伸起一隻手來輕敲了下虎丸的頭,並且嘆了一口氣。

 「唔、嘻嘻-。」虎丸因為對方的行為而稍微有些痛感但是下一秒卻還是用著100%的笑容看著豪炎寺

 「算了,我們走吧。」豪炎寺一臉無奈的說著,畢竟自己也沒辦法對這個晚輩多說些甚麼,也不知道該糾正些甚麼。

 「嗯嗯-!」虎丸很開心的點點頭,一直緊黏在對方身旁。

  兩個人在通往球場的小小道路上有說有笑的,但是其實大多數都是虎丸說的話比較多,豪炎寺則是在一旁應和,當說起足球時兩個人的眼神都看似有了強大的光芒般,非常的耀眼、非常的迷人。
  此時,豪炎寺發現了一件事,但是虎丸並沒有發現自己的狀況,突然停下了腳步,讓對方也跟著停了下來,接著卻一句話也不說,將手放在虎丸的頭上並輕搔了下頭髮,輕聲說著-

 「看誰先跑到球場,輸的人懲罰。」豪炎寺簡單的說話了比賽內容後便跑了起來,開始和對方有些距離。

 「唉、前輩-!!等等我啦-!!」虎丸因為對方的動作臉頰微紅並且愣住,下一秒抓回精神後也跑起步追著對方。

 「哼,還不錯。」豪炎寺笑了一下,刻意放慢腳步讓對方超越自己,小小的心機用在後輩身上,也不知道為甚麼。

 「嘿-!超越前輩了-!!」虎丸很開心的笑著並繼續奔跑著,卻沒有發現對方故意放水。

 「還沒有到球場可不能放心。」豪炎寺簡單的說了下後又加快了腳步,步步逼近在前面的虎丸,卻又不超越對方,只是想要讓他有被緊追著的感覺。

 「我可不會認輸的-!!」虎丸很有自信的說著,並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又讓兩個人多了些距離。

 此時的豪炎寺卻保持著本來的速度,不追趕、不在乎,畢竟說要比賽的是自己卻沒有打算要贏得這小比賽,因為在發現事情的真相後讓自己徹徹底底的輸了。
望著那個人奔跑的身影,感覺上是如此的陽光、如此的耀眼,但是這樣的他卻如此崇拜著自己,儘管自己在怎麼垂頭喪氣,他依然是支持著自己,不離不捨的支持著,直到現在也一樣。

**********************************

 「唔…,怎麼了嗎…?前輩。」

熟悉的聲音將自己從回憶中抓回現實,頭轉向聲音的來源,笑了下後伸手撫摸向對方的臉頰,並且輕聲的說著-
 「不、甚麼都沒有,只是想到了以前。」

 「以前?甚麼事呢?」

 「就是……」

豪炎寺稍微傾下身在對方的耳邊說著,只見那人的臉頰紅潤了起來,多少好像有賭氣的模樣,卻又沒辦法做多少反駁,乖乖的聽完了話。

 「前輩真的是…很喜歡捉弄我…。」依然是很不服氣的樣子。

 「呵、這是因為…喜歡你,虎丸。」豪炎寺刻意在身旁的人耳旁輕說著,並且捉弄著對方。

 「少、少在那邊說這樣的話…。」虎丸臉紅著望著對方,小小聲的滴咕著,說甚麼都不服氣對方剛剛對自己說的話。

 「不相信我嗎…?」豪炎寺用著專注的眼神看著虎丸,卻又帶點不悅的感覺。

 「也、也不是這樣說…唔?!!」

  正當虎丸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卻被豪炎寺給制止,輕吻上唇並帶著那些許的香氣,虎丸伸手輕推著對方卻發現推不開,只能乖乖的任對方吻著,甚至享受起對方的吻。

 「還想要說甚麼嗎?」將唇和對方分開後,豪炎寺用著很故意的口氣向虎丸詢問。

 「……沒有…。」因為對方太過於突然的吻讓虎丸有點不知所措,只能乖乖的回應對方,臉上帶著些許的紅潤。

 「那就好。」豪炎寺笑了下後伸出雙手擁抱住虎丸,並且又在一旁說著-
「時間還早,再繼續睡吧?」

 「唔、可是這樣上班不會遲到嗎…?」享受著對方懷抱的虎丸,微微皺起眉頭並說著自己的疑問,很怕遲到的樣子。

 「…反正你的上司在這邊。」豪炎寺笑了一下後輕吻了下虎丸的額頭,表示不用擔心。

 「嗯、嗯嗯。」被對方左右的虎丸也只能答應,點點頭後緩緩的閉上眼睛,在對方的懷抱中漸漸的走入夢鄉。

 「祝你有個好夢…,虎丸。」依然擁著虎丸的豪炎寺,又輕吻了下對方的唇後闔上了雙眼,也走入了夢鄉。

  宇都宮 虎丸,你是在我人生中最意想不到的人,從小小的崇拜者到後來變成了一起奮鬥的夥伴,最後更讓人想不到的是成為了戀人,我喜歡你對於我的崇拜、尊敬;也喜歡你對於我的執著、仰慕,明明沒有甚麼可以讓你這樣死忠崇拜的理由,不論我說了甚麼話、做了壞人,你卻還是不離不捨的待在我身邊,不管是一年、兩年……甚至十年你也願意等,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我會保護著你,不在離開你。


【END】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黑歷史專區 | 留言:0 | 引用:0 |
<<【新詩】猜猜我是誰? | 主頁 | 【イナゴ】雨宮太陽>>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